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龙召的博客

一个照相人的自留地

 
 
 

日志

 
 

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  

2011-01-10 20:0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去年年底,x君写了一篇“东钱湖还有多少芦苇”的博文,我为他的声音喝过彩,其实,他说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而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对东钱湖开发所产生的弊端,性情率直者早已口诛笔伐,而内敛之人虽惜字如金,其实也心知肚明。我等不是环保斗士,但作为东钱湖的常客,一个局外的旁观者,一个流连于山水的摄影人,面对铺天盖地的开发阵势,多少有点切肤之痛的感触。
       今天,想提及一个与x君相同的话题,那就是“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这个话题看似小,实则大。记得80年代初,我学习摄影时,曾多次来到东钱湖进行所谓的创作,那个年代,摄影的形态基本以唯美的画意为主流,大多是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后,处理好景别的关系,找个中心点,目测好正确的曝光量,再等待美妙的光线出现,然后咔嚓一声,把它凝固在胶片上。但在这一过程中常常会碰到一件非常头痛的事,因湖面上繁星点点的船只,会把画面搞得杂乱无章,充淡照片的整体效果,所以在拍摄时,尽可能避开冷不防闯入的渔船,来确保一幅照片构图的完整性。这几年,我投身于东钱湖专题的拍摄,在行摄过程中却遇到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情形,偶尔碰上天公作美,出现意想不到的光影,放眼望去,湖面总是空荡荡的,怎么也找不到渔船的影子,就连岸边一株水草也很难寻到。最终,快门是按下了,但出来的照片丝毫反映不出渔乡的气息,画面所呈现的犹如一个大大的盆景。
       之所以把过去和现在拍摄中一避一寻的反差说出来,并不是我为没拍到如愿的照片而抱怨四起,但这个小小的细节,从某个侧面恰恰折射出当下东钱湖生态严重失衡的现状。东钱湖渔船为何少得如此离奇,明眼的人都知道,被游船所取代的仅仅是一小部分,根源在于这片被称之为宁波淡水鱼仓的大湖已名存实亡了。前些天,我到湖边转悠,在钱湖渔业队的交易现场碰到老娘舅(老娘舅是大家对他人品和资历的尊称),这位50多年来一直坚守钱湖渔业工作的长者,一见我无不感慨地说,你们这些人是吃啥饭的,你瞧瞧,去年年底省城一张报纸为东钱湖内放入明矾,造成渔虾螺蛳几乎灭绝的事而大声疾呼,可你们本地媒体为何视而不见,一言不发。我说,早已听说东钱湖的小湖鲜已快灭绝的消息,难道像你们这样的渔业大户也深受其害。老娘舅急了,放开嗓门说,也许我的话不中听,你可问问这些鱼贩,他们长期与我们合作,最有发言权。鱼贩一听我是记者,迅速围上来,七嘴八舌说,照此下去,以后鱼不是以吨位交易,只能以斤买卖了。前些天,今年东钱湖开网冬捕,我的同事在1月6日报道中这样描述:“今年的冬捕从昨天起正式开始,今年冬捕第一网一直进行到下午。至收网时,共捕获湖鲜约3万公斤。记者注意到,这一捕获数量明显少于往年,去年东钱湖第一网就捕了20万公斤”。从20万跌至3万,这一数据恰好证实了老娘舅的话。顺便再来说说一件难堪的事,前年冬天,我在殷湾拍摄,有一位老人用鼻子笑我,你们这些记者全是乱讲三千,什么东钱湖冬捕时,捕到80多斤重的大青鱼,这全是在做戏,你晓得吗?我是这里的老渔民,至今我的侄子还每年参与冬捕,对这件事知根知底,告诉你,这大青鱼是事先从外地买来再放入渔船里,只是为了宣传效果,骗你们的,介大青鱼东钱湖过去有,现在怎么可能。闻听此言,我感觉像吞进一只死苍蝇。惭愧啊!这篇报道还是我采访的。

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有关东钱湖的湖虾螺蛳几近灭绝一事,去年我就隐约感觉到。在韩岭湖边有个规模很小的临时摊点,这里交易的都是当地渔民从湖里现捕上来的湖鲜,由于货色地道,吸引着来此旅游的城里人和当地百姓的购买。但我看到,过去一些并不稀罕的湖虾,居然开价90元一斤,一些珍稀鱼类的价格更是高得离谱。卖湖鲜的渔民说,造成这种局面他们也不愿看到,物以稀为贵,老底子船开出去,捕几十斤不在话下,现在一天下来有斤把湖虾也算撞上大运了,而且虾是越来越小。至于螺蛳这档不入流的湖鲜,过去你只要在岸边弯下腰就随手可得,不用一支烟功夫,就能摸上几大碗,回到家里,挑一些品质好的自己吃,多余的就喂鸭了。本来还好,靠祖辈传下来的打渔经验挣几元小钱,现在看起来我们离弃船上岸的日子不远了。
        我认为造成东钱湖渔业资源现状的罪魁祸首是开发过程中不顺应自然规律。在我的印象里,老底子湖边水草茂密,芦苇成片,每到春天,水草边随处可见鲫鱼产卵生子,还常常有甲鱼浮出水面,野鸭游来游去,野性趣味实足,你要在岸边随便下根竿,总会有所收获,什么叫“芦汀宿雁”,什么叫“殷湾渔火”,这些都是千百年来东钱湖生态生生不息的根,也是钱湖人家引以为豪的本。如今,水草、芦苇都上岸了,沿湖的堤岸都砌起了方方正正的块石,还架起了三不样的廊桥。我用车轮和脚步丈量过,东钱湖约有50公里的湖岸线,现今在这条湖岸线里根本寻不到一处完整的生态。前几年,我的同事“大山雀”还暗自庆幸,在动物园至下水这段环湖路上,还保留着一点自然风貌,他还为在水草丛中拍到黑水鸡生儿育女的精彩画面而雀跃过。但好梦不长,这段最后一方净土,再也没有鸟语花香了,疯狂的工程车冒着黑烟在来回轰鸣。至此,钱湖周围如能见到水的地方都被改造得体无完肤。至于清淤工程,有可能是虚晃一枪,千百年积淀下来的湖底泥被吸上岸,暂且不说鱼虾螺蛳的生长环境,就连好端端的梅湖农场良田也被毁于一旦。我在前堰村就听到这样的声音,清淤是假,毁田是真,沿湖边这片肥田若干年后会变成废田,以后肯定造起一栋栋别墅,几万元一平米的房价,那大把大把的银子会贴在某些人脸上。呵呵,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凭心而论,我对东钱湖开发没有什么异议,咱只是以一个摄影人的视角来看问题,总觉得干任何事要遵循自然规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关键,盲目操刀,以这么大的一个湖进行利益博弈有失良心。好的生态是一笔无影的财富,不是几年时间就可形成,它需要长时期的积淀。可以这样说,“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是在拷问现代人的良知,这样下去,水变清是肯定的,某些人政绩耀眼也是肯定的,但子孙饭是吃完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事态,眼下东钱湖饭店里的湖虾螺蛳,都是从象山等地采购来的,你在这里根本吃不到纯正的钱湖味道,悲哀啊!若干年后,当钱湖人家坐在家门口,在把酒临风之时,面对打扮得像金鱼缸一样的湖面,只能这样说,咱吃的湖鲜可全是国外进口的。
        是的,全是国外进口的。我们丢失了一方藏风纳云的宝地,收获的只是浮云一般的繁华。罪过!罪过! 

东钱湖还有多少渔船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8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