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龙召的博客

一个照相人的自留地

 
 
 

日志

 
 

雪中印记  

2011-01-28 14:2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中印记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今年宁波多雪,印象中大大小小已下了七场。浏览着历年来拍的雪景,几张并不起眼的福泉山雪景勾起了一段回忆。
        这几张照片摄于2005年1月2日,那是一个雪后的下午,赵老师、崔老、徐高和我相约去拍雪景。赵老师当时在鄞州区区委宣传部工作,小官一个,快到退休的年龄,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充满激情,他是摄影界的前辈,我俩是同乡,加之又是一个系统的,所以对我是宠爱有加,常以“后生”称呼我,日子长了,我们之间就形成了一种默契。崔老是在十多年前的一次摄影沙龙上认识的,他是从区农业局退休,对摄影可谓孜孜不倦,从初次邂逅到现在,我们成了忘年交,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关系,老人家淡定的生活态度着实让我受益匪浅,它影响着我日后对世俗和人生价值的判断。徐高与我同龄,由于经商得法,蓄存了万贯家财,与世无争且不张扬的个性,让他从三十六岁开始,就领起了几十万一年的青年劳保,信马由缰的日子令人羡慕。这一年,也是我从鄞州日报调到宁波晚报混饭吃的第二个年头。四个年龄悬殊的人能经常坦诚聚在一起,实乃缘份。

雪中印记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那天,田野上的雪基本已经融化,大家商量后,决定到福泉山山顶拍摄。由于通往山顶的公路还积着厚厚的雪,车子根本无法通行,大家一时兴起,决定徒步上山。我记得很清楚,崔老热情最高,尽管当时的他已年又七十,还是坚持上山。踏着积雪爬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到了山顶,放眼望去,果然如我们所料,一派银装素裹。山顶的温度很低,但我们的心很热,赵老师还脱去了上衣,赤膊用积雪擦身,此举把我和徐高看得自愧不如。后来,由于大家都各自寻找不同的拍摄角度,不一会就走散了,加之山顶信号中断,无法联络,在拍完最后一抹余晖后,我们只能独自下山,这时已是星星满天了。
        寒风呼啸着,一个人在山路上倍感寂寞,我不时大喊大叫,试图得到他们的回应。那时,我特别害怕,生怕这荒山野岭会有野兽出没,导致乐极生悲。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下行,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阵“唆唆唆”的声音,我想这下惨了,会不会是野猪跟着,突发奇想唱起了“我们都是神枪手”,来装装胆。后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两只裤脚已结成了冰,是磨擦时所发出的声音,这时悬在心中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就这样,经历了战战兢兢的两个多小时侯后,我们四人陆续在山脚汇合,大家都说有惊无险,非常难得。

雪中印记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这是七年前的一段经历,其实很平淡,但挺怀念。七年间,我们四人的生活有些起伏。第二年赵老师患了脑溢血,从此难以拿起相机和我们海阔天空了,前年,他被女儿接到上海,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但我心里常牵挂着他。崔老年已八十,老爷子也不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我常和他联系,他说,龙召,岁月不饶人啊,我现在不能和你上山下海了,只能在家喝茶看书,天气好的时候,偶尔到东钱湖去转转。再说徐高兄弟,他厌倦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又行走江湖了,前段日子碰到他,说新开的几家连锁店已步入正轨,心想,这家伙又要日进斗银了,遗憾的是眼下无法抽出时间与我喝杯咖啡。我,在晚报混了八年,没腔没调,平民一个,想想也好,不复杂,简单就好。
        对于摄影,我认为它的乐趣不在于照片是否惊艳,重要的是照片背后所烙上的一段段生活印记,当抽去功利,细细品味之时,就如陈年佳酿。我相信,大家都会以留一半清醒一半醉的状态,来回味这段雪中印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