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龙召的博客

一个照相人的自留地

 
 
 

日志

 
 

《苦尽甘来》拍摄后记  

2011-11-16 16:1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尽甘来》拍摄后记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江北区康庄南路的这片甘蔗田,我是前几年发现的,后每到路过这里,都会关注它。去年的这个季节,本想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无奈去了广州采访亚运会,回来时,已错过了收割旺季。
       今年,这片甘蔗田我已去过三次,但始终没掏相机,拍这类题材,我不希望类似带有骚扰性的猎奇,更不愿意对被拍对象指手划脚,只想静下心来去观望,以平和的心态与蔗农进行交流。因为凭我的经验,当被拍对象一旦处于戒备心理时,是拍不到满意片子的,要真实呈现鲜活的生活场景,唯有以心换心,这样被拍对象才能像自家人一样,在你面前无拘无束,出来的东西自然会充满情怀,充满力量,充满人性,这一点我坚信不移。
        三次交流中,农事、生活聊了很多,蔗农抽掉了我不少烟,我也啃了他们几节甘蔗,从中也熟悉了他们的生活规律和劳动工序。人熟了,彼此距离也就近了,星期天,我萌生了拍摄的冲动,“真枪实弹”在田间和摊点之间,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下午,搞得满身是泥。胡金影见状说,看你来的时候像个城里人,人弄得干干净净的,一个下午拍下来,脏得一塌糊涂,这跟我们没啥两样,看得出来,干你们这一行也蛮辛苦的。我说,是的,大家都一样,都在为三斗米折腰。
        夜幕降临时,我收起相机,和白启忠在甘蔗摊边席地而坐,抽了支小烟。我对他们说,今天给你们孩子拍的几张不错,回去后印几张,过几天我会送过来,给你们留作纪念,还有你们种甘蔗的故事,有可能会登在《宁波晚报》上。闻听此言,夫妻俩笑笑说,你别跟咱寻开心了,能够登报的可都是大人物,市长、老板可以,我们种甘蔗的,脏兮兮的,怎么可能。我说有可能,夫妻俩笑着,连连摇头。
        凭心而讲,我希望能把这组照片发表,这并不是为自己挣几元工分,也绝不炫耀我拍得怎的,我只想把他们一家子在宁波创业,艰辛而不失笑容的故事讲给大家听,传递一种生活的温度。照片如果能见报,或多或少会给他们的销售带来些许好处,也能为这户不殷实人家的生活增添几分乐趣,更重要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在这座城市留下一段童年的回忆:若干年后,当孩子长大成人,不再像父辈一样这么辛苦种甘蔗,而开着汽车,住上洋房时,他们或许能记起,自己的童年曾在宁波度过的。当时,一家人在宁波闯荡,爸妈靠种甘蔗挣来的血汗钱供兄弟俩读书,有一天,甘蔗田里忽然来了个姓胡的家伙,拿着一架很大的相机,给我们一家人拍照,后来还登在报纸里......这段情景是我设计的,但也是我想要的。一个人做一件事,能被人烙在记忆中,是非常幸福,非常美妙的。
         回家后,我急急咽下几口饭,打开电脑,整理图片,写段小文,就算粗略完成了这组片子的基本框架。但总觉得人情味不够,过几天有空,再去一趟,尽量把这组片子做得丰满些,做得更有人情味些。在白启忠夫妇面前出过口后,我心里没底,于是,先给部里的头头“大山雀”打个电话,讲述了故事的大体内容。“大山雀”是个热心人,他鼓励我,也很支持我说,好的,下周谈版会上谈一下。哈哈!昨晚他告诉我,这个种甘蔗的专题,谈版通过了,叫我把照片传到发稿库里,夜里要排版,明天的《宁波晚报》将以整版篇幅刊发这个专题。按理说,做一个记者,拍的、写的稿子见报,等同于流水线上的操作工,这是工作,没啥可兴奋,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仍有点小激动。
         今天早上,到单位后,我先翻阅报纸,“大山雀”选用了其中5张,文章压缩,干净利落把想说的全讲清楚了。收集几张报纸,把它装在信封里,我要送给白启忠,让他珍藏。这时,我内心是欣慰的,因为白启忠一家子今天家喻户晓了,已成为像市长一样的大人物了,这兄弟俩的念想也有着落了。

《苦尽甘来》拍摄后记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又记

   2011年11月16日,我的《苦尽甘来》以整版片幅刊发在《宁波晚报》。当天上午,就接到了许多朋友电话,问这片甘蔗地的具体位置,都想去看看这一家子。当时我很是兴奋,图片故事的发表,或多或少会给白启忠的销售带来些好处。

当天一早,我整理了为这一家子拍的照片,又随手在办公室拿了十份报纸装入信封,然后到冲印店洗照片,我要送给他们留做纪念。第二天,我带上一只装有照片和报纸的信封直奔康庄南路,在甘蔗地附近停好车,一眼望去,摊头已是人流拥挤,全是前来买甘蔗的人。此刻,我明白,白启忠会提早结束今年的甘蔗,季。

走近甘蔗摊,见白启忠在田间砍甘蔗,胡金影正忙碌地为顾客削甘蔗,两个孩子在一旁嬉戏着,我没去打扰他们,点了根烟,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头席地而坐,看着夫妻俩繁忙的生意,满心的欢喜。

半个小时后,见顾客少了,我就上前,夫妻俩看见我笑眯眯的,小孩直冲我而来。我说,今天特意为你们送报纸和照片的。白启忠说:昨天我就有报纸啦,是附近一家货运公司打工的老乡骑着电瓶车送来的,我把它平平整整压在箱底了。我说:那我再给你送点,你也再留几份,其余的寄到老家去,让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乐一下。胡金影拿着我为他们印的照片,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哇,你拍照片的水平真高,我们难得拍了这么多照片。然后拿着照片在一户户蔗农之间传来传去。片刻,她把手伸进裤袋说,大兄弟,多少钱。我说,不用钱,如果要你钱,我是不会特意赶过来的。这下胡金影急了,那可不行,我们外地人虽然赚钱辛苦,但是这点钱还是有的。我再三谢绝,打开车门,发动了车子。这时,胡金影一头扑在我的车前,认真地说:大兄弟你不能走!并大喊“阿忠阿忠,快背几捆甘蔗来” 。守摊位的白启忠见状,急速背上两捆甘蔗向我跑来,二话不说往车上塞。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举动,我为难了,我也很认真地说:“真的不好意思,你们误会我了,我今天不是来向你何要甘蔗的,主要是来送照片的”。夫妻俩说:“这我们知道,现在社会像你这样的不多,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谢你,这甘蔗是自家种的,不值几个钱,也是我们一家一点心意。大兄弟,如果今天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们了”。此刻不拿肯定不行,我说这样好了,我的女儿在省城读书,家里只有我和老婆俩人,这么多甘蔗拿到家叫我如何吃,那就拿两根吧。最终夫妻俩同意了我这一说法。

   回家的路上,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幕,我的眼角溢出了蜂蜜般的泪水,这个过程,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温度和照片以外的力量。对一个拍照的,我还有何所求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