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龙召的博客

一个照相人的自留地

 
 
 

日志

 
 

最后的余隘(上)  

2012-02-21 20:5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余隘没有什么惊艳之处,它和市区现存的旧村落没啥两样,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城中村,要说余隘特别的地方,那莫过于这里的民间菜场了。人就是这样,对眼前熟视无睹的景况往往不足为奇,一旦将从眼前消失,会顿生留恋之情,我对余隘就如此这般。
         最初认识余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记得有一年冬天,老婆一早出门去买菜,直到临近中午才回到家。我好奇地问,家门口就是菜场,买趟菜怎么会买这么长时间。她说:今天我去余隘买菜了,与家门口菜场相比,余隘的菜便宜,也新鲜得多。碰巧,又撞见几个熟人,讲了会大道。我问,余隘在哪里,她说离阿拉小区一站公交车的路,这样多走几分钟,就当作健身,交关值得。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家附近有一个叫余隘的地方。
         往后,我发现家门口那个规模很大的菜场门庭越来越冷落,顾客屈指可数,我们小区里的居民基本不去光顾,都直奔余隘去买菜。没多久,这个菜场因人气不旺,导致经营亏损,最终只保留一小块摊位进行交易,其余的场地,改头换面,开起了一家超巿。余隘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竟会对正规菜场造成如此大的冲击,我开始对它产生了兴趣。
        一个双休日,我跟着老婆去了余隘。初次进余隘,我一下子傻了,我对老婆说:你怎么会来这里买菜,我很难接受眼前脏,乱,破的景象,这里人流混杂,买老鼠药的,测字看相的,炮爆米花的,补衣补鞋的,卖熟食的应有尽有,连小巷两旁也是摊位,异常涌挤。尤其在老街里,更是人声鼎沸,这场面与旧时赶集没啥区别。老街旁边所谓的菜场,潮湿又阴暗,顶是用简易的钢棚搭成,有些地方还是用尼龙布遮盖的,一到雨天,根本无法落脚。
         与钢棚里经营的固定摊主不同,路边的流动摊点大多是附近种蔬菜承包户和来自四面八方做小本生意的人。他们在这里用不着交这交那的费用,只要给戴红袖章的付几只碎角子,即可随便交易。如头脑活络,避开他们,算是挣了个外快。由于省下了销售中的几道环节,同样蔬菜与正规菜场相比,价格的确非常明显,而且这里透骨新鲜的上市货又多。余隘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外来人口多,该村本地居民500余户,人口920余人,而外来暂住人口约4000余人。如果你在余隘,想找个本地人是很难的,这个村庄几乎成了外地人的天下。这不,日子一久,连地地道道的本地老人也被感染了,他们操着满口的灵桥牌普通话,艰难地与摊贩和外地人交流着。
        人气的聚集,便宜的价格,纯朴的人文,这也许正是余隘村能吸引人气的根本,尽管这里的环境不敢恭维,但还是吸引附近几个小区的居民。后来我听说,连家住在曙光新村的家庭主妇也慕名而来,如逢双休日,路边的流动摊点也越摆越长,买菜的人流把徐戎路和朝晖路两端阻得水泄不通,可见余隘菜场的影响力有多大。
          去过余隘以后,我对余隘的疑问解开了,同时对余隘的兴趣也渐渐升温。我大脑简单,所承载的东西不多,也没有艺术的思维,只是用自己的感受,来记录流水般的生活,于是常常拿着相机,有事没事穿梭在余隘。这几年,我隐约感觉到,余隘是块不可多得的宝地,它终究会被推上逐利的舞台,它的消亡是早晚的事。
          元宵节过后,我再次走近余隘。当我从常青藤小区的小道进入时,发现有点不太对劲,仿佛余隘丢了底色似的。原先小道两边的摊位不见了,只有一辆辆装满废品的三轮车在不断往外运。再走一段,我惊讶发现,余隘村消失了,整个村除了沿街房屋还在,其余人去楼空,有的已成了废墟。我问了个上年纪的摊主,他告诉我,春节前就开始拆了,说是旧城改造,当地人都搬到桑家暂住房去了。现在生意难做啊,一星期的销售量,还不如过去一天。
         面对余隘远去的背影,我的快门声明显比以前急促了。我想,以后我不会常来这里拍照了,但我会怀念它。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2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3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4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5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6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7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8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9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0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1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2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3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4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5
最后的余隘(上)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16
 
                               (这些照片都是近日拍的,我分上下篇来发,以此来送别这个即将消失的村庄)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