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龙召的博客

一个照相人的自留地

 
 
 

日志

 
 

街头独行客  

2012-07-17 20:1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头独行客 - nbhlz - 胡龙召的博客

 

         认识余艇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屈指一算,刚好十年。要我确切说出他何时开始玩摄影的,恐怕有点难,但和他相聚时的过往细节,却常常会滑进我的心底。
        2003年腊月,我在鄞州区樟水镇采访山村集市。那天,天下着雨,山区寒气逼人。临近中午,余艇带我进了一家开在老街的小饭店。他点了几道家常菜,要了一壶温热的黄酒,随即把门轻轻关上。室内只有我们俩,轻松得很,他系下脖子上的围巾,抖了抖身上的寒气,慢悠悠地把酒杯盛满。他说:龙召兄,此刻听到外面“嘀嗒、嘀嗒”的雨点从瓦缝间流入水缸,过几年,也许再也听不到如比美妙的声音了。你我在此,把酒言欢,真是抒怀极了。顿时,我头脑一热,忽闪出个念头:如果余艇会拍照,那有多好,把从生活中观察到的感受渗透到照片中去,必定会滋生出情怀的。
        2005年的某月,在街头偶遇余艇,没想到,他给了我一个惊喜,说他从姐姐家里拿了一台过时的傻瓜相机,开始玩摄影了。他说:当自己觉得用眼睛来不及打量变幻莫测的世界时,就有了拍照的冲动。此后,尽管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我一直在关注他,关注他能否把骨子里的书卷味融入在照片中。
       余艇的摄影选题是街头摄影,这个选题发自他的内心,也出于他对故土的情感和对生命的热爱。他说: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空间转换中,旧的一页被揭去,新的秩序正在建立。城市化,令山村空巢,乡村虚空,传统的正在慢慢消亡。如今,物质丰富了,而我们的生活变得苍白无力。于是,带着这份淡淡的忧郁,他走上街头,穿村走巷,记录着街头百姓的喜怒哀乐,也为行将消失的老街和村落留存最后的影像。

         在全民摄影的大潮中,余艇的摄影水平说不上有多出众,也绝不是个发光体,而他以自我的方式,在苦苦寻求精神层面的东西。他只是把相机当成速写本,用眼睛当作手术刀,来记录,来剖析社会的万千景象。正因为他的镜头过滤掉许多杂质,因此,所呈现的影像愈发厚重。
         街头摄影的专题,余艇坚守了七年,他像一位孤独的行者,同样坚守着摄影的本真。现如今,他手头上积累了数以万计的照片,不时引来报刊编辑前来约稿。他有个习惯,经常把新近拍来的照片细心打理后,贴在博客里。余艇出身书香人家,加之他丰富的社会阅历,这样一折腾,博客就赢得了上百万粉丝的追棒。他说,他很清醒,觉得自己的照片并无可圈可点之处,也有些不合时宜,触及的视角都是随心的,释怀的。而作为旁观者来看,唯有静水深流的人,才能积蓄无限的能量。            

         独行是寂寞的,而余艇仍没有回头,依然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相信若干年后,余艇数据库里的影像不再沉寂,它终将会被岁月激活。到那时,他所记录的流水般生活,显得恒久而悠远了。

 

         这篇小文是为一个专题而折腾的。写余艇是不好写的,某种意义上说,我是在班门弄斧。因这家伙是个“骚包”,文字花头交关透,弄不好被他笑话。后一想,反正有“鸟人”操刀,该删的删,该留的留,该补的补。于是,抽着小烟,斗胆写了这篇小文。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